当前位置: 首页 > 哪有电视棒卖 > 读沈鹏先生BR七律·跋自书宋词2015-2-12

读沈鹏先生BR七律·跋自书宋词2015-2-12


/ 2015-02-12

以诗为跋,在历代碑版法贴中尚不多见。沈鹏先生书宋词而跋以诗(见下图),能够说是一件标新立异的创造。

全诗紧扣宋人之事,词与书并举,情与理交融,激越清爽,艰深,书法沉雄飞动,率意入神,在沈鹏先生良多论书诗中,这首七律在表达他的志趣与思惟方面是尤为精到而又恢弘的。

诗曰:尚余豪气写苏辛,心地无邪自有春,落笔当惊风雨骤,书成未计墨鸦陈,独崇山谷轻流俗,偏心襄阳任率真,是曲定例谁管得,明朝跃马逐清尘。

诗句起首即见激情,所言苏(东坡)辛(弃疾)都是宋代词坛的豪宕派代表,胡寅《酒边词·序》云:“眉山苏氏,一洗绮罗香泽之态,脱节绸缪含蓄之度,使人登高望远,举直高歌而逸怀,超然乎尘垢之外。”辛词则“纵横,有高视阔步之慨”。前人常视“巧合神交,天然冥契”为书法之佳境,沈鹏先生以豪放之气书豪宕之词恰是这种意境的表现。然而何故能佳?字外之功明显不成或缺,正如萧衍所云:“张芝所以能善书工,学之积也”。时人常说沈鹏先生学识广博,精湛,于此可见一斑。第二句“心地无邪”,则体跋现了先生的心态,虽言作书,也寓作人,耐人寻味,领联首句由杜甫诗“落笔惊风雨”变化而来,气焰澎湃,不成眉目。下句言先生作书奇宕萧散,不计工拙,以致性至情为美,评家说他的书法“以不计一城一地之得失,从中能够发觉一些不属的踪迹,不易用去权衡,但又觉妙趣横生”。颈联两句表达了先生对黄庭坚和米芾的推崇与喜爱,黄庭坚字鲁直,号山谷,与蔡襄、苏轼、米芾合称“宋四家”,康无为云“唐当前以黄庭坚最佳,黄书恣肆态足,风骨高绝”,沈鹏先生崇尚山谷之书正在其不落流俗之处,而俚俗,确是书家的大忌,山谷本人也说:“作书唯不成俗,俗便不成医也。”米芾,字元章,号襄阳漫士,书法有“风樯阵马、沉着利落索性”之评,他自评其书说:“振迅无邪,出于不测。”而沈鹏先生之书恰有“童心可见,一派无邪”的神韵,但先生曾说“无邪虽好,就是不成”,末尾两句表示了先生极其明显的艺术个性和对清爽超迈境地的追求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