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哪有电视棒卖 > 放牛与耙草-天津网

放牛与耙草-天津网


/ 2015-02-11

  每当见到老牛伸出舌头,左刮右卷,如镰刀割草一般,我的心里就很利落索性。老牛吃饱了,竹篮子里的草也耙满了,牵着老牛、背着竹篮子回家,心里出格高兴。

  到了山上,把老牛“楔”在空阔的草地上。楔子是牛绳的一头系着的圆柱形尖尾巴小木栓,把它钉在草地上,黄牛便以楔子为圆心,在牛绳所及的范畴内吃草。我一边耙草,一边旁观老牛的动态。楔子被拔出来了没有?牛绳圈子里的草啃光了没有?楔子被拔了,得从头钉上;圈子里的草啃光了,得转移到别的的草地上。

  牛吃饱的标记是紧挨后腿的腹部凹处凸了起来。牛没吃饱,我就得临时放弃耙草,把牛牵到草多的溪岸上“补课”。这时,我得全神贯注地放牛,避免老牛滑到水沟里,或是老牛偷吃庄稼。

  年少时,我放过牛、耙过草,放牛与耙草常是同步进行的。老牛是农家最和顺的牲畜,牵着那穿过牛鼻子的牛绳,老牛便乖乖地跟我走了。我常是背上背个竹篮子耙,一手拉着牛绳,一手握着草耙上山的。

  最急人的是,太阳快滚下地平线了,牛肚子还没有鼓胀起来。情急之下,我常硬把牛嘴按到草地上,强制老牛吃草。老牛不吃草时,你越强按它,它的脾性越坏,它尽管掉头、甩尾巴,让你急得心跳加速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